精品内容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新闻

自閉症兒童與舞蹈治療

2018-1-10 14:50:48字体:
分享到:
ff

 摘要: 在治療中,舞蹈治療師可以讓自閉症兒童通過退化,讓他們重新回到兒童發育早期,逐步發展和恢復與外界的互動能力。這要求舞蹈治療師能夠很好地和兒童建立共情,平等交流,真正體驗到兒童的內心感受,並幫助他們從孤獨 ...

 

 

舞蹈治療的適用面實際是非常廣泛的。在各種人群和領域中的應用的綜述可以在眾多參考文獻中找到(Levy,2005,Chaiklin,2009),包括兒童青少年(自閉症、性虐待、學校教育、家庭暴力等),成人(婦女飲食紊亂、老年痴呆症、精神康復、人格分裂、抑鬱症)等等。需要注意的是,舞蹈治療不僅僅局限於臨床病患的治療,對於大眾人群也同等適用,比如個人和家庭(個人自信心,親密關係)以及企業(減壓,精神危機干預,員工創造力,團隊精神建設,商務談判中的肢體運用等)等等。因為舞蹈治療重點關注的是身心的結合,而這個問題在當今現代社會是很普遍的。同時,也有人嘗試將舞蹈治療和 LMA的理念和方法用於專業舞蹈人士的訓練中,這對舞者的內心情感和表達動作的開發有很好的提升作用。

 

 

介於篇幅有限,我們在這裡講兩個關於團體和個人治療的案例描述來簡單說明舞蹈治療的功效。它們分別是關於家庭問題和兒童自閉症的治療。

 

在第一案例中,舞蹈治療師接的案例是瓊斯家庭(Devereaux,2011)。這個家庭因為暴力的出現使得家庭成員的關係非常的緊張和敵對。舞蹈治療師的方式是通過積極和象徵性的構建和強調方式再現這個家庭遇到的困難。整體治療持續了3 個月,每周 1-2 次,家庭全體成員共同參與。應用Chace 技法,大家開始是在同步移動,所有家庭成員和舞蹈治療師一起在一個圓圈內相連。慢慢地,家庭成員開始編織似地相互進出,直到他們自發地成為“家庭結” 。這種緊張,鬥爭,衝突的比喻使他們產生共鳴,治療師則鼓勵家人互相溝通,探討如何“解開家庭的死結”。所有家庭成員通過比喻式運動探索的方式來模仿在其他家庭中的鬥爭。這種自發的“家庭結”,通過運行過程中在那一刻成為一個美麗的比喻,使每個家庭成員明顯體會到了家庭的緊張局勢,並讓每個人瞭解了自己是怎樣造成家庭緊張的。在舞蹈治療師幫助下,每個家庭成員互相溝通,以減輕對其他人的壓力和緊張。治療過程不僅提供了一個積極的過程協助家庭成員的連接,也是一個家庭模式是如何出現的隱喻性展現。由此,通過舞蹈治療,家庭成員能夠在身體連接的狀態下隨著緊張而移動,並開始言語和非言語的對話,以發現解決家庭衝突的新的方案。通過數周的舞蹈治療,瓊斯家開始將練習中的比喻式案例和自己家庭的問題有意義地聯繫起來。這也成了瓊斯家找到問題和解決方案的重要轉折點。

 

第二個案例是BethKalish-Weiss 做的關於自閉症兒童的舞蹈治療。Kalish-Weiss早期在 Marian Chace那裡接受訓練,接著又師從 Bartenieff,從上世紀 60 年代開始從事自閉症兒童的治療。她首先將 Body Movement Scale(BMS,身體運動量表)整合到Behavior Rating Instrument forAutistic and Other Atypical Children(BRIAAC,自閉症及其它非典型兒童的行為評價系統),從而建立了一套有效的兒童舞蹈治療的評估方法。

 

Kalish-Weiss 接受的這個個案是一個先天有 Di George遺傳綜合症的女孩 Ana(Kalish,1982,unpublished),她的胸腺被切除後進行了移植。她的父母發現 Ana既不會笑,也不會對周圍的聲音有任何的反應。她和他人沒有眼神的接觸,當被抱起來的時候,Ana 的全身僵硬,後背弓著或者直至癱軟。醫生診斷 Ana 表現有自閉症兒童的症狀,而且雙耳基本上是聾的!Ana 先被送到特殊兒童學校,但她不願和其它小孩有任何身體上的接觸,而是躲著一個人玩,經常在地板上躺著重復做同樣一種動作。這使得Ana 的父母和老師感到非常的鬱悶。兩年四個月後,Ana 被送到 Kalish-Weiss 那裡接受舞蹈治療。Kalish-Weiss 推斷 Ana 對外界的阻抗行為是其自我力量(Ego-strength)的一種表現。她決定先用遊戲和動作讓孩子去擴展肢體語言,發展她對自己身體和自我的感受,因為自閉症兒童在這方面都很有缺陷。Kalish-Weiss讓Ana 的媽媽一起參加訓練,並用不同的姿勢來抱 Ana,以加強她對不同空間姿勢的掌控能力並增強眼神的接觸。經過幾次的舞蹈治療,Ana 明顯能夠區分治療師和她的媽媽,變得對周圍環境更加敏感。更重要的是,她開始嘗試一些新的動作,而不是總是沈浸在自己單一的動作中,而且彷彿她可以聽到聲音了。媽媽看到終於有人可以和 Ana 玩了,這讓她很受鼓舞,也更喜歡和自己的女兒互動了,她將在舞蹈治療中領會到的方法和積極的態度帶回家庭環境中,這對Ana的治療進程起到了非常好的幫助。3 個月的治療之後,BRIAAC 測試顯示 Ana 進步明顯,但其整體能力還是自閉症水平上,和一歲半的正常兒童相似。

 

Kalish-Weiss 決定下一步是讓Ana 的母親離開,自己單獨和 Ana 一起做治療。慢慢地,Ana注意力的範圍開始擴大,而且動作行為變得更加的直接和有指向性。有一天,她從媽媽的手包里找到車鑰匙給Kalish-Weiss,彷彿在說:“媽媽在哪裡?我現在可以回家了吧?”。這時的 Ana 開始學會溝通了。這時候第二次的 BRIAAC 測試顯示 Ana 的進步明顯,她可以真正聽到了,而且也不再排斥助聽器了。6 個月後 BRIAAC 測試表明Ana 在肢體動作,聲音接受和關係建立等各個方面有了令人鼓舞的提升。毫無疑問,舞蹈治療在10 個月中幫助Ana 明顯減輕了自閉症的症狀,有效地彌補了兒童發展階段身體上和社會整合上的缺失。

 

在治療中,舞蹈治療師可以讓自閉症兒童通過退化,讓他們重新回到兒童發育早期,逐步發展和恢復與外界的互動能力。這要求舞蹈治療師能夠很好地和兒童建立共情,平等交流,真正體驗到兒童的內心感受,並幫助他們從孤獨的內心世界里走出來(Adler,1968)。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虹口特教学校
报名手机:189-3457-0630
微信号:18934570630 沪ICP备10016856号
邮箱:18934570630@qq.com